logo

red buiding

中山医科大学美西校友会

祝大家猴年快乐 Last update 12/23/04



主 页
创刊词
校友通讯-8/04
校友介绍
十周年年会
十周年專題報導
领导题词

母校专页

美东校友会

美南校友会

南加州校友会

香港校友会

岭南基金会

中大北校区(中山医 )

中山医 各分院

八二届

医疗系八三届(78级)网站

meixi

美西校友通讯

中山医科大学美西校友会
2716 36th Avenue San Francisco, CA 94116
Tel 415-750-1820

中山医科大学美西校友会理事会主编 2004年12月

恭贺圣诞新年佳节 !恭各位校友快乐、健康、如意 !


中山医科大学美西校友会全体会员大会将于2005年8月7日(星期日)在三藩市举行 欢迎各位校友携带亲友踊跃参加

专题报告 :《庆祝孙中山先生创办中山大学八十周年》纪念活动见闻
中山医科大学美西校友会 理事长 冷松

应中山大学校友总会邀请,我和谭思敏、郑国樑、蔡海英,廖少绵、刘敏如等校友代表中山医科大学美西校友会参加了十一月十一日至月十三日在广州举行的《庆祝孙中山先生创办中山大学八十周年》纪念活动。现将部分见闻和感想在这里与大家交流,希望能提供一些校友们共同关心的母校新近动态。

一、医学博物馆揭幕式

11月11日下午三时,在位于图书馆右侧的小红楼前,举行了隆重而简朴的医学博物馆揭幕仪式。陈玉川副校长、陈汝筑副校长、汪建平副校长,老教授、老领导和师生员工代表,校友甄永苏院士,陈心陶教授的夫人郑慧贞、柯麟院长的儿子柯小麟、陈耀真教授的女儿陈又昭、陈国桢教授的儿子陈伟达和光华医学院创始人郑豪博士的儿子郑浩华等先师前贤的家属、弟子以及来自海内外、港澳地区的校友和嘉宾出席了仪式。揭幕仪式由汪建平副校长主持,陈玉川副校长致词。在热烈的掌声中,陈玉川副校长、陈汝筑副校长、54届校友甄永苏院士、澳门校友会会长谭焕容、美东校友会会长雷尚斌和作为美西校友会代表的我,一起揭开了覆盖在 医学博物馆石碑上的红绸,宣告母校成立一百三十八周年纪念活动正式开始。 母校中山医科大学的前身为博济医学堂,成 立于一八六六年,是我国最早设立的西医学 府,也是孙中山先生早年学医和从事革命活动的地方。一九三六年,博济医学堂发展成为岭南大学医学院。一九五三年,岭南大学医学院与中山大学医学院(前身为成立于一九零九年的广东公医医学堂)和广东光华医学院(前身为成立于一九零八年的广东光华医学堂)合并,成立华南医学院,后以孙中山先生的名字命名为中山医学院。一九八五年,母校更名为中山医科大学。 医学博物馆内收藏了大量的实物、图片和资料,生动地记载着自母校于一个多世纪前成立以来,历经沧桑,从小到大,终于发展成为一所名师聚集、英才济济、环球赞誉的一流医学高等学府的史实。橱窗里展示的由时代伟人邓小平亲笔书写的“中山医科大学”六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吸引了不少观众驻足凝视。正是中山医科大学这个亲切的名字,凝聚着千万颗中山学子的心,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中山医人继往开来,拼搏向上!

二、 柯麟医学教育基金会颁奖晚会

11月11日晚,柯麟医学教育基金会颁奖晚会在母校运动场举行。医学部各学院及附属医院的师生员工,医护人员和海内外校友数千人集聚一堂,欢歌笑语,共庆母校一百三十八周年华诞。我们早早来到会场,不及落座,便开始在人群中寻找自己熟悉的声音和身影。在这里,见到了我的研究生导师余斌杰教授,还有熟识的赵香兰教授和马涧泉教授等老师。他们亲切地叫着我的名字,握着我的手问长问短,使我想起了以前和老师们朝夕相处的日子,更加体会到师恩浩荡的含意。夜色中,突然有人从背后叫了一声“冷松”!当我回头与这位久别多年的老师对视并好奇地问他是怎样认出我时,他回答道:“我认识你的声音”!是啊,虽然是“少小离家老大回”,但我们这些“乡音未改”的游子却从来没有被亲人们忘记。在母校的校园里,我们再次找到了回家的感觉。 舞台上五彩缤纷,华灯齐放; “中山学子,誉满杏林”八个大字格外醒目。各单位演出的节目从民族舞蹈《好日子》开始到大型现代舞《通往明天的地铁》结束,精彩纷呈,高潮迭起。其中附属一院的大合唱《我的中国心》,更引起了我们这些海外赤子心中的共鸣。年届七十五岁的一院外科曹绣虎教授应澳门校友会会长谭焕容的要求,上台亮相并以洪亮的声音,用意大利语高歌一曲《我的太阳》,赢得了全场观众的喝彩。 第三届柯麟医学奖,中山医学院第三批杰出校友奖和第三批杰出校友工作者奖的颁奖仪式以及优秀学生奖学金的颁发仪式在晚会的节目表演之间穿插进行。我十分荣幸地代表美西校友文鹏凌夫妇,向获奖学生发放了他们捐资设立的文鹏凌夫妇奖学金。 晚会演出圆满结束,领导和全体嘉宾登台祝贺,全场沉浸在《同一首歌》的歌声中。

三、 中山大学校友总会理事会扩大会议

中山大学校友总会理事会扩大会议于11月12日下午在广州宾馆红棉厅召开。抱着“爱我母校,爱我中大”的良好愿望,怀着对学校热情款待的感激心情,我们带着中山医科大学旅美校友对学校建设,尤其是对发展医学教育的意见和建议,来到理事会扩大会议会场,希望借此机会与其他校友交流讨论,并通过校友总会向校方转达。然而,会议议程中只有事先安排的校友代表发言,并无自由发言一项。在校友总会的总结报告和领导发言过程中,亦全无征求意见或解答问题的时间安排。最后,某领导的一个“我再说几句”又持续了半小时,把会议议程中的校友交流一项的时间消耗贻尽。本来一个建立联系,开展对话,交换意见,联络感情的大好机会,也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失去了。结果是开了整整一下午的会,竟然连一个中大的新朋友也没能结交。在场的中大领导和校友总会人员虽然近在咫尺,却无结识和交谈的机会。若说我们赴会的初衷是“有缘千里来相会”的话,那么离会时的心情只剩下“无缘对面不相逢”了! 另外,在各地校友代表发言过程中,还有一段耐人寻味的小插曲:每当发言者提及合校之事并使用“合并”一词时,会议的组织者每每提醒要说“联合”。其实,与其继续纠缠在如何用词描述这一以西方的办学模式为依据,用政府的行政手段为动力促成的合校事件,把时间花在玩弄文字游戏之上,不如集中精力解决两校在体制上和感情上相互融合的问题。合校已经三年,我们真诚地希望校方能够正视矛盾,重视两校师生员工及校友之间的“人和”,尊重医学教育的独特性和独立性,恢复基础医学和临床医学教学及管理体系的连续性和完整性,从而早日完成两校从“掺合”到“整合”的进化过程(以分子生物学和遗传学中遗传基因的在染色体内从insertion 到 integration的过程为谕),借助医学院的品牌效应和雄厚实力,提升学校的整体水平及地位,争取在以生命科学为前进动力的二十一世纪谱写校史的新篇章。

四、 结语

在短短几天的与会期间,耳闻目睹,感触颇深;虽收益不浅,却喜忧参半。以“文化广东,山高水长”为主题的这次庆祝活动,尽管耗费巨资,但对于宣传中共广东省委“建设文化大省”的精神和提高中山大学的知名度确实起了不可否认的积极作用。尤其令人欣慰和感动的是,作为青年志愿者的学生们在整个活动期间,废寝忘食,任劳任怨,热心细致地为校友服务。他们的忘我奉献精神受到了校友们的一致好评。文明古国,渊远流长。从年轻一代的身上,我们看到了祖国的未来和母校的希望。 亲爱的校友们,让我们发扬“天下为公”的中山精神,牢记中山先生“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的训诫,与母校的师生员工团结一致,共同迎接新世纪的机遇和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