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三十年,
尽管在红尘里打滚,功名中沉浮,我还是一直不敢忘记学医的初衷,师门的尊严,生命的珍贵和同学 的情意。

海内海外两相望
潮起潮落为谁忙? 
一杯清茶
几样心情
岂能一饮而尽
只好浅斟低唱

三十五年了
髙考学医救死扶伤
三十五年了
留校出国志在四方
......

中山医
有太多我们争吵的地方
更有我们梦幻般的时光
中山医
生活过许多优秀的导师
更有我们追过的女孩
......

风流事
八卦帐
少年都轻狂。
待把浮名换酒香
再次青春又何妨?



梁衛寧 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