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杏林遍天下

 

不久前,住在英国的杜澄校友不远万里给我电话,说是要请教如何办校友会。我和杜澄并不认识,开始也不知道她是何方神圣,一问 才知道是中山医大教授杜念祖的女儿。哗,杜教授的女儿都这么大了,我才突然发现 我,也不年轻了。

 

我认识杜念祖教授是在一九六九年。当年我还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医学生,退伍红卫兵 。我从农村教学改革的队伍 中调回学院,参加当年全国唯一的医学大部头<< 农村常见病防治手册>>的绘图工作。因为绘图的需 要,到他家中请教眼科绘图的事。杜教授戴着一付老花眼镜,身穿一件唐装衣衫,慈祥敏锐的目光,循循善诱的教导,给了我及其深刻的印象。杜教授远在加拿大的 妹妹杜伟明是我实验中学高中同桌的你 ,她与我在研究生毕业后留 校任教的卫生学院统计学杜教授又是同一家子 。看来,这地球村本来就不 大,美国打个喷嚏欧洲都能听到,不信,你打个视频电话给杜澄试试看,准没错。走到哪里都是师兄,学妹。尽管你生活在美国,翻个跟斗,跨过大西洋到欧洲,仍 然发现遍地皆是中山医的杏林学子。我敢到拉斯维加斯打赌,中山杏林遍天下 这句话,肯定不会错。

 

 <>记得二十年前,我来到美国 休斯顿,中山医来的校友仨仨俩俩,名字都历历可数。光阴似梭,日月如箭,如今,二十年后住在德州的中山医校友,就足够可以组成一个美军加强连 。正因为如此,我们成立了 中山医美南校友会,把中山医北美的校友会联成美西 - 美南 - 美东 - 加拿大多伦多 - 加拿大温哥华的网络结构。 现在,除了有港澳地区的校友会,澳洲校友会,日本校友会以外,欧洲的中山医校友会也在密锣紧鼓筹备之中,再进一步,看来中山医黑非洲校友会,南极州校友会 也不在话下了,我倒愿意有位来自非洲的黑兄弟校友也打来电话,话说校友会的事,届时,我保证磨拳擦掌,双倍帮忙到底。

<>

 

热烈祝贺在地球另一侧生活在欧洲的校友们,又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校友家园,记得当你们在成立之际,吃着团聚饭,咬着白切鸡, 端起笑眯脸,拍着合家照的时候,别忘了在地球的另一侧,在哥伦布发现的新大陆上,也有一帮爷孙辈的校友们,正在为你们喝彩,庆贺,欢呼,雀跃,为你们的欢 庆,也正在干上满满的一杯!

 

 

郭洁强

中山医美南校友会    April 10, 2008